鱼渊

鸢飞戾天,鱼潜于渊

今天在知乎上看到一匿名答主对喻队的评价,觉得评价得非常准,原文如下:                                                                                     “《道德经》讲,“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 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喻队真是把“水”的品性发挥到极限。“善利万物而不争”,喻队与人相处一直温和有礼,不卑不亢。但是冷静起来也如水寒成冻冰封千尺,轻易动摇不得。包容性强,灵活多变,可以像水随着器物的形状而改变自身的形状,却毫不改变自己的本质。有韧性有毅力,可以滴水穿石。遇见险阻可如山间小溪蜿蜒迂回,找到多种解决途径。而真的遇见突破不了的障碍,也能一点一点积蓄力量,一朝以势不可挡的力量冲破一切困难。水清可见底,有着光明磊落的本质,但却并不代表真的就那么浅显。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有润物无声的内敛。
  喻队的里人格很“冷轻”,眼热心冷,与人相处温和融洽,但是对泛泛之交并不挂心;举重若轻,可以把重要的人事物看的很淡很轻,所以可以保持理智客观冷静。喻队不高冷也不热情,是一种温凉的性子,大概就是那种不会让你感到冰冷却也暖和不起来的温度。喻队还给我一种“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隔”的意境感,就是那种看得见感得到,靠不近得不到的感觉。
  这种人感觉很矛盾,可其实我觉得人还有一个潜人格,就是那种接近于“潜意识”的感觉。而喻队的潜人格,我认为是“有所执”,执着,相当的。所以才有年纪轻轻就不轻言放弃的心气。而冷轻温凉有所隔,也是因为内心的内心一定有一个一以贯之的“道”一样的存在,对外物才会显得如此。所以说,我感觉喻队是不上心就拿得起放得下,一上心就是不轻易拿起更放不下。”                                                            我觉得水一样的性格的喻文州和蓝雨队徽真是很配啊,内心通透明澈,对一切看得明白,懂世故却又不世俗,君子之交淡如水,与人交往进退有度,虽不热情却真诚,像带给夏天清凉的雨,让人觉得舒服。能清醒认识自己,坦然面对自己的缺陷,不急不躁,隐忍着默默努力,耐心等待着机会的来临,从这方面来看,喻文州恐怕才是最大的机会主义者。在我看来,做人要是能达到这种境界,也算是完美了吧。

做了一下午的精灵球,然后。。 。 。。彻底失败!!啊啊啊好气哦(눈_눈),立体拼豆对手残真是太不友好了,烫时间短容易断,烫久了又插不上,气到我直接上胶水,结果不但粘不上,胶水还漏出来把我作业黏了。。。(ノ=Д=)ノ┻━┻【所以作业和你什么仇什么怨啊

关于最近看的一篇喻黄同人的个人感受

个人目前所看的喻黄同人文中最喜欢的是恰空大大的《梦之浮桥》

《梦之浮桥》以音乐学院为背景,讲述小提琴系的黄少和作曲系的文州两人通过一次合作认识了彼此,在一步步了解接触中逐渐成为挚友和知音,在音乐道路上一起前进,应对挫折的故事。

故事并不新颖,甚至可以说是老套,但我觉得某种意义上讲是最贴近原著的一个故事(原著向的文除外)。文中他们对音乐的执着,对音乐的全身心投入正如原著中他们对荣耀真诚不懈的追求,对胜利的渴望。黄少从小学习小提琴,得到恩师的指点和欣赏,但真正让他走上音乐这条路的,应该还是对小提琴炽热单纯的爱,正如文中所说,从小学习并擅长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要走这条路,完全可以把它当作业余的爱好,就像大多数兴趣班上的孩子。但黄少义无反顾地放弃了轻松的路,而选择了一条更为艰辛不被人所理解的道路,便意味着他已经做好了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准备。

而事实真的如此。文中描述的大学生活很真实,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轻松,更不是大多数青春电影中的可供肆意挥霍浪费。黄少的日常生活可以算得上是枯燥单调,每天固定上各种必修选修课,然后到琴房练琴,一练就是一下午,甚至放假室友都去浪了,仍选择留校练琴,害怕一天不练就手生了,在跨年晚会上仍泡在自习室里,而他的朋友也都这么评价黄少真正勤奋而有天赋的人,没人怀疑他能在这条路上继续走多远。正因如此,文中黄少在因为别人暗箱操作而失去保研资格的时候,那种对自己的失望和尽了百分百全力却得不到应有的结果的愤闷痛苦才令读者感到真切实意的触动和强列的代入感。黄少和文州有着各自的不同目标和追求,在各自道路上披荆斩棘孤独前行,但在失意时又能给各自恰当的安慰,相互陪伴。【说到这里不免想吐槽一下那些烂俗的青春校园文,男女主谈个恋爱就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习也不学了,课也不上了,整天粘在一起打情骂俏,到头来还是全校第一(╯‵□′)╯︵┴─┴,哪有这么好的事!】

这篇文还有一个最大的亮点是,大大描写演奏写得非常的生动,情感细腻真实,哪怕像我这个对音乐一窍不通的人看了,都能体会到那首曲子表达的感情。大大文中描写的曲子,都附上了链接,搭配着文来听,简直绝配。此处列举黄少演奏维塔利《G小调恰空》的原文

可现在,那些像是在悲泣一样的长音符,尖锐的E弦的高把位,黄少天甚至都没用任何揉弦的技巧,却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带着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懑和不平,从小小的共鸣箱里传出来。

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了黄少天之前说的那种,明明不知道怎么回事,却突然觉得眼睛很酸,不自觉地想要流泪的感觉。他感受得到,也是第一次感受到,黄少天琴声里那种强烈的几乎可以名状的真情实感,炙热而激烈,像是暗潮汹涌的激流,也像是暴烈娟怒的冷风,毫不留情地直面而来,他的手指紧紧地攥着手里的书,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

琴声还在继续,由激烈的短音转了戚然的长调,秋天萧索的风刮过脸颊,喻文州没有再往前迈出那一步,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他。以前看书上说,提琴家所能做的,就是为听众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幻觉。喻文州想,黄少天做到了,这一次,他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他现在内心的那一份可能说不出来的愤懑和不满,又或者其实那些感情都不是以上的任何一种,那是深深的失望,对别人,也对他自己。

喻文州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觉得言语是如此的无力,他听得出黄少天琴声里的感觉,却无法用任何一个词语一句话,去给他同等的慰藉。

最后一个无限延长的双音慢慢地散在了空荡荡的风声里,黄少天放下了琴,刚才因为演奏而挺得笔直的脊背也松了下来,天台上风大,按理说不该在这样的环境下拉琴,对琴不好。可是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比拉琴更能遣怀的方式,这本就是他在这世上最擅长的一件事了。

刚才拉那一段连弓换弦的三连音,兴许是心里的感情太激烈,手上的力道也比平时狠了些,有好几处琴弓下面的金属都磕在了琴弦上,弓毛也断了几根,他随手把断了的扯下来,又小心翼翼地折了几折,攥在手里,上面的松香在手上留下了白色的印子,他又摊开手来看,一阵风吹过来,眨眼就把手里的东西吹没了影儿,他再次握紧手掌,却再抓不住任何东西。

好的文章的标准之一是能够带给读者情感共鸣和认同,我已经不记得上次能打动我的少年追求梦想题材文章是哪一篇了,可能类似的文看多了,加上有些作者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就麻木了。《梦之浮桥》却真正在我满满负能量时及时一碗鸡汤醍醐灌顶,这鸡汤我喝得心甘情愿,它再次让我看到了少年的意气风发,再次让我坚定了有价值的青春本该如此,而不是过分看重自己的个人感受无病呻吟感伤半天,更不是为了自以为是的爱情和虚荣勾心斗角。

文章来源于真实就意味着无法把作品当作事实,但好的作品却能最大程度还原真实,适当而不失真的理想化却能给读者精神的愉悦【说白了就是大家都喜欢HE】,但HE得要合情合理,个人感觉文中人物感情从无感到相爱的爆发点最难把控,表白早了,会让人觉得突兀【他们感情还没好到这种程度吧,怎么说爱就爱了呢】,晚了又要急死读者【眼瞎都看出来了,他们是傲娇还是真傻啊】,但我感觉《梦之浮桥》情感线处理得很好,两人从不认识到默契地能听懂对方音乐表露的感情,铺垫到了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开心吃一口糖,表白大大(*σ´∀`)σ】

总之强烈安利《梦之浮桥》

【呐,本来想写文评,写着写着感觉成个人观感了,最后又像安利。。。

【以上,全是个人感受,不喜勿喷,虽然和喻黄偏到十万八千里外了,还是私心打个tag

感觉曦月刀略带痞气声音下透露着浓浓的腹黑气息

鬼知道无五花的非酋过一个噩梦关都经历了什么!!全程靠大佬的真武剑【以前还嫌弃真武绝杀抢大,真武大大我错了